首页 > 新闻动态
新华社专访中国常驻联合国亚太经社会代表处黎弘代表
2016/05/24
        51519日,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简称亚太经社会)第72届年会将在其总部所在地曼谷召开,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钱洪山将率团出席以科学、技术和可持续发展的创新为主题的年会,并将举办中国“一带一路”专场活动。

    一个月前,王毅外长与亚太经社会执行秘书阿赫塔尔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与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关于推进地区互联互通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向书》。《意向书》强调,双方将共同规划推进互联互通和“一带一路”的具体行动,推动沿线各国政策对接和务实合作。

    中国常驻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代表处参赞黎弘向本报记者指出,《意向书》系中国与国际组织签署的首份“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将开启联合国系统机构直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先例,具有极强的示范意义。目前不少国际组织纷纷向亚太经社会取经,探讨与中方开展合作的途径。

ESCAP长期致力于互联互通和包容性发展

黎弘指出,中国之所以选择与ESCAP合作,与该组织的职能和战略地位是分不开的——ESCAP作为主管亚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联合国机构,长期致力于促进地区互联互通和区域经济一体化。

ESCAP是亚太地区历史最悠久和最具广泛性的多边区域机构,成立于1947年,拥有62个成员,是联合国下属5个经济社会区域委员会中,覆盖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ESCAP成立69年来,其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方向与合作思路不断演进,从最初的促进远东经济复苏,到推动亚洲工业化进程,再到亚太经济社会环境的一体化可持续发展,该组织为推动区域均衡和包容性发展做出的贡献卓越。

目前,ESCAP的核心工作可概括为四个方面:

一是协助制订并负责区域落实联合国关于全球经济社会相关规划和远景。比如联合国千年目标、以及今年刚刚开始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制订和落实进程中,ESCAP都担当起了重要角色。

二是收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各种数据和指标情况,分析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态势、特点和短板,为区域宏观经济政策提供智库支持。比如ESCAP每年出版的《亚太经社概览》,是关于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最权威的统计报告。

三是通过缔结政府间协定,为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提供宏观规划、跨境安排、技术标准和建设指南等。如ESCAP早在1975年即推动达成了亚太区域贸易协定(APTA),成为发展中国家之间最早的互惠贸易安排,该协定也是中国和印度两大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目前仅有的已在实施的贸易安排。

四是开展政策对话和能力建设。ESCAP每年不仅有大量涉及经济社会方方面面的政策对话会,每年还要实施100多个能力建设项目,覆盖妇女、儿童、残疾人和其它弱势群体等等。

从泛亚铁路到能源、信息高速公路网

当前,区域互联互通成为ESCAP的优先工作方向。ESCAP推动缔结的《亚洲高速公路网政府间协定》、《泛亚铁路政府间协定》、《亚太陆港协定》已成为区域交通领域最具影响的区域安排,它们不但解决了亚太地区公路、铁路以及物流港互联互通的规划、标准和技术指南等问题,而且成为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依据和共同发展愿景。

除继续推动泛亚铁路和亚洲高速公路缺失路段的建设外,ESCAP还在积极推动陆路、水路、铁路和航空复合运输区域规划,以及车辆货物过境等便利化安排,目标是提高运输效益,破解区域“连而不通”的难题。

ESCAP目前还在推动“亚太能源高速公路网”和“泛亚信息高速公路网”建设。前者的目标是建立亚太地区互联互通的电网,实现区域能源的高效配置和能源普及;后者的目标是建立覆盖亚太所有国家并实现跨境无缝连接的亚太高速光纤通讯网络,并建立更多区域陆路和海路网关出口,提高本地区互联网普及水平和抵御灾害的能力。

中国通过ESCAP平台与周边国家合作互动

中国是ESCAP成立的倡导国,也是成立之初的东道国,与ESCAP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自1973年至今,中国几乎每年都派部级代表团参加ESCAP年会,这在中国参与的联合国系统多边机制中,除联合国大会之外,ESCAP是唯一享受如此“待遇”的多边机构。1992年和2004年,中国曾分别在北京和上海承办过ESCAP的第48届和第60届年会。

黎弘介绍说,中国与ESCAP的合作经历了从被动参与到积极引领的变化过程。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主要依托ESCAP了解和学习多边机构的规则和运作;8090年代,ESCAP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互动窗口,也是参与多边经济社会事务的试验田,ESCAP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多边外交官,他们至今仍活跃在国际舞台;进入本世纪,中国与ESCAP的合作互惠性质不断发展,在合作中受益的同时,也更加注重回报国际社会。

黎弘指出,自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ESCAP成为中国与周边国家分享发展经验、改进和完善发展规则、引领区域发展合作的重要互动舞台。中国对ESCAP的年度额外捐款也由最初的象征性数字拓展到了如今的每年总额近300万美元。

目前,中方支持的ESCAP在实施项目包括:“通过预算政策促进性别平等”、“遥感技术监测旱灾的应用”、“泛亚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区域方案”、“人人享有能源示范项目”等。其中“遥感技术监测旱灾的应用”已经在印度、蒙古等国落地,下一步拟向柬埔寨、缅甸、斯里兰卡等推广。许多发展中国家对中方在该项目框架下为区域成员培训遥感等高技术方面人才感动欣喜,他们认为这是南南合作的典范。

  一带一路”战略可借重ESCAP

黎弘坦率地指出,近年来,ESCAP也面临与G20APEC、东盟等区域机制相互竞争的压力,如何发挥其传统优势、重振其在区域发展中的地位,是ESCAP面临的重要问题。ESCAP视中国的发展为重要机遇,多任执行秘书长都将与中国的合作放在战略高度予以推进。

ESCAP和中国之间频繁的政治互动极大地促进了友好合作。2015年,ESCAP71届年会协商一致通过了一项由中国主提的决议,授权ESCAP以伙伴身份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这是第一次联合国系统的正式文件确认中方倡议对区域发展合作的积极意义,也为双方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合作提供了依据和授权。今年4月,ESCAP执行秘书长阿赫塔尔在北京与中国外长王毅正式签署“中国-ESCAP关于一带一路合作的意向书”,将双方的合作又向前大大的推进了一大步。

黎弘强调认为,ESCAP作为联合国机构,其平等协商、共同参与等多边精神与中国“一带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高度相似。ESCAP的项目和行动还具有公认的中立性,可避免有关进程的国家色彩,更容易为中小国家接受。因此他建议指出,ESCAP在区域金融、贸易、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领域的基础性工作是中国“一带一路”可以很好利用和借重的重要资源。中国应充分挖掘双方合作潜力,加大投入,将合作扎扎实实落在实处,让本地区成员更好地理解、接受 “一带一路”主张和愿景,真正服务亚太地区的繁荣和长远发展。

 

推荐给朋友
  打印